猫大人

沉迷全职,王杰希中心,近期工作加写论文忙成狗,开坑慢。。。

一座城池:

【Xinzangbility – 临时四人组】

 

【叶·看起来是管理员其实比谁都能打·修】

【喻·看起来是大学教授其实心特别脏·文州】

【张·看起来是个奶其实打起来一干十·新杰】

【肖·看起来是技术人员其实心也特脏·时钦】

 

 太喜欢这张,更新了两张细节截图。

 前集体要:04周先生     03喻先生和黄先生  02王大眼   01叶先生

这系列我彻底玩脱了,下面惯例(??)流水账废话一下剧情。

 

不想看简洁版介绍:

四人组被追杀困在楼顶,叶修吸了口烟,摁了引爆器,四个人往下跳。

 

 

正常版本:

风和日丽的一天,叶先生从后台不同时段得到一连串号码,包括他以内四个人都被列出来了,第一个出现的号码是张先生。

于是魏先生说要先调查了一下张先生,叶先生吸了口烟说,不用啊,我跟他们熟啊。

 

张先生目前是个医生,顺便兼职CTPD(Center Town Police Department)的法医痕迹学顾问,同时也是业内公认的笔迹鉴定专家,目前是Center Town市长贪污案的笔迹。这里科普一下笔迹,笔迹就像指纹,每个人都不同,其实根本原因是因为控制书写的手臂手部肌肉的复杂运动,并且收到神经系统调控,所以某种意义上甚至属于解刨学范畴内,曾经有个经典案例是双胞胎分开养大但是二人笔迹几乎一模一样(详细的不说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资料)。

 

张先生是个奶,专业太精于是对于笔迹学也有一定研究,并且目前正在鉴定贪污案证据,他得出的结论是目前证据上的笔迹是伪造的。

不过显然很多人并不想要看到张先生的鉴定结果,所以想方设法想要威胁张先生更改鉴定结果,不过介于张先生本身就是CTPD内部人员,并且他的部长也是个不好惹的,威胁一点用都没有,所以反派龙套(就这么叫吧)决定直接污蔑张先生的职业操守。

显然他们以为这么做就能把证据的鉴定结果翻盘,甚至泼黑水。但是没想到这么做惹火了隔壁区的喻先生。

 

先说说背景,喻先生的设定还跟之前一样,不过前段时间蓝雨的人因为帮派问题跟贩卖精神毒品的破事扯一起了,不过庭审的结果是诬陷。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证据的笔迹鉴定是张先生,一旦张先生被反派龙套诬陷成功或者被怀疑而进行调查,法律规定他之前参与的鉴定案件都要被再审,于是喻先生显然非常不高兴。

 

然后这市长贪污还牵扯到了肖先生,他纯粹是躺枪。肖先生刚好被抽签成了市长贪污案的陪审团。并且是陪审团最后投决定票的人。肖先生是个因为某些原因身体70%以上机械化的人,并且自己架构了地下城局域网设备(非法的),曾经年轻时代就和叶修接触过,因为某次叶修无意间发现了他的网络架构觉得好奇,就以黑客的名义跟他聊过,两个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干翻了整个地下城网络系统。对于被叫去当陪审团肖先生本来打算尽职尽责当个好市民,中途休息的时候收到短信威胁,如果肖先生不按照要求做,就杀了她。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反派龙套人质威胁绑架了张先生,绑架到他们总部大楼里,打算悄悄处理掉张先生,可是行刑前,反派惯例高谈阔论描述一下自己为何要当反派的时候,叶先生肖先生和因为觉得很有趣所以亲自参与的喻先生一起赶到,联手干翻了在场的所有人。

 

因为动作太大,所以惊动了保安,所以底下的人都往上跑。

 

四个人在大楼顶层讨论怎么跑路。

 

 

【Not even you can survive a building full of guns.】

【就算是你也活不过这枪林弹雨。】- 理性派张先生对抽烟的叶先生说。

 

 

叶修提议往大楼下跳,他有办法。并且说他刚摁了引爆器,之前跟喻文洲在大楼底层布置了一堆炸弹10秒以后引爆。

 

【Each possible more represents a different game. A different universein which you make a better move, there are more possible games of chess thanthere are atoms in the universe. No one could possibly predict them all, evenyou. Which means that that first move can be terrifying. It’s the furthestpoint from the end of the game. There’s a virtually infinites sea of possibilitiesbetween you can the other side. But it also means that if you make a mistake,there’s a nearly infinite amount of ways to fix it. So you should simply relaxand play.】

【每一步都会打开一盘不同的局,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棋子中的变量数甚至超越宇宙中的原子。无人能预知一切,你也不行,也就是说第一部会令人害怕,它是距离解决最远的一步,布满了无穷的可能性。但也意味着,即使你犯了错,接下来也有无数方式补救。所以放松出招就好。】

 

 

小事情:你确定你说的是怂恿我们陪你跳楼这件事?

叶先生:怎么样信不信我?

喻先生:不信。

张先生刚从反派手里抢回来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手机短信,说:好,跳。

 

于是有了上面那一幕,四个人一起遥望Center Town的夜景,一起跳。

 

当然主要原因是叶修在来救人前就联系了张先生的队友,让对方开着直升飞机来接人,因为最后他们十之八九的概率会从顶楼跳下来。张先生看到手机上的信息只有一个字,跳。

 

 

分别前,叶修跟张先生聊了几句。

【It’s quite striking in person, What’s the point of saving the worldif you can’t enjoy it?】

亲眼所见才觉得震撼,不能享受世界又如何能拯救世界呢。

 

震撼是指跳楼到这座城市的夜景,但是张先生表示夜景很美但是不想再跳第二次。

 

 

 

各回各家之前,叶修遇见小事情,聊了两句,小事情问,你可能认为我疯了,但是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个机器或者系统,控制着所有的一切?包括我当年遇见你?

 

【This was never about winning. It’s just about surviving】

【这无关胜负,而是为了生存下去】

 

叶修回答他,也知道,当年就觉得这货心特脏,猜出系统也是早晚的事。


不过让所有人惊讶的是,被证明无辜的市长,三天后的公开演讲上被暗杀。叶修没有在现场,但是就在后台程序刚跳出市长的身份号码的一瞬间,他已经被暗杀。

事后,喻先生隐约觉得不对,通过某些方法找到叶先生,问他究竟知不知道什么。叶先生说,一起所有的一开始就是个套,根本不是想要让市长下台,而是洗白他,并且让他的政党取得民心和更高的支持率,然后干掉这个不听话的棋子,让他手下那个同一个政党但是没什么主见的副官担任市长,因为这种人,更容易控制。

 

【because in chess, the more powerful a piece is, the more useful theyare, not just for winning, but to be used for sacrifice as trick.】

因为在棋局中,越是强大的棋子,越会被利用,不只是用于胜利,而是被用于牺牲。

 

 

叶修抽着烟看了看城市。

 

【Every technology age, the only thing that never gates old, isconnecting with people, a real connection.】

【在科技时代,唯一不会过时的,是与其他人的羁绊,真正的羁绊】


 

写的很欢脱,其实这剧情我觉得太黑暗了,欢脱一些来写比较好。

PS:感谢看到这里听完我唠叨剧情的小天使。

PS:1.叶修说的羁绊就是指这次出现的所有人,张先生的团队,喻先生的同伴,小事情的威胁短信,以及叶先生和系统的关系。2. 叶先生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一开始就是有人设的套,但是是系统还是人他还没有结论。3. 系统后台还在蹦号码,说明系统仍然在工作,但是不知道这部分占据多少半分比。

PS:本来想欢脱点,不过这剧情基调奠定了不可能欢脱,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这系列玩的有点high,很多时候感觉想在画面里追求一些什么,剧情里表达一些什么,如果能让看到这里的大家感到了共鸣,我就非常满足了。

PS:以上英文引用POI对白台词,稍作更改。

 

【叶王】大魔术师(十五,最终章)

昨天说可能还有两章完结,但是我一看字数,决定还是一章完结了,15章这个数字也比较整(作者大概是有点强迫症= =)。感谢一路支持的太太们。

#CP:叶王,微谦杰、喻黄

#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具体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番外

以下正文:

傍晚,沙龙内灯火通明,观众们说说笑笑,有欢呼的,也有鼓掌的,今晚,他们把所有他们心中的魔术师都见了个遍,这些魔术师每个人拿出点小绝活就够他们吃惊好一阵子了。但这次,魔术师们聚会沙龙的目的不光是表演,更重要的是庆祝。

魔术师协会没有彻底消失,不过,内部人员全部更新换血,过去的陈规窠臼通通被推翻,备案管理变得更加灵活自由,协会又回到了最初设立时以培养优秀魔术师为目标的正轨上,并受到政   府、媒体和市民的多重监督。财团们在那天纷纷倒戈,决议告别协会这座桥梁,转而直接与魔术师联系。这种模式持续了一阵子之后,在新协会的斡旋下,部分财团也同意通过协会中介投资发掘一些后起新秀,但协会不会再从中抽利。至于奖项设立还是由协会主持,但设置了更广泛的评审团,使得奖项更加公平合理。久不见天日的魔术界在这场风波之后一下子澄明了起来。

“干杯!”喧闹的沙龙里,觥筹交错。

 

“喻团长,你这次可真有点莽撞,行动之前也没有和我们通一下气。”王杰希对之前被作为导火线的事情还有点心有余悸。

“实在不好意思,事出紧急,没有事先和您商量,我自罚一杯赔罪。”喻文州微笑着一饮而尽。

“王杰希同志,你应该感谢我们团长好吗?要是没有这么一出,你们出得去吗?说不定已经被协会的家伙干掉了。要不是我们团长当机立断,运筹帷幄,也不会有今天这个聚会对吧对吧......”黄少天说得天花乱坠,还熟练运用了一堆成语,之后又顺便把自己那酒少一点的杯子换给了喻文州。

世界第一喻吹啊......在座的人沉默。

“是,不管怎样,结局都是好的。感谢大家倾力相助。”王杰希少有的带头喝了一杯,大概是现场气氛太好。瞬时,整个沙龙沉浸在狂欢之中,好多人来给王杰希敬酒,庆祝他重回魔术界,不过大部分的酒被叶修拦了下来。

“我说你少喝点儿,你酒量能行吗?”叶修挡掉了不知第几杯之后,无奈地对王杰希说。

“我知道,没事。”王杰希的脸颊已经微微泛红,在沙龙耀眼的玻璃灯下分外好看,“到外面透透气吗?我觉得这里有点闷。”他提议。

“嗯,好。”

两人绕过拥挤的人群,逃出了嘈杂的酒会。已是秋天,到了晚上,更是凉意袭人,王杰希一到外面的空旷地不自觉地哆嗦了下。

“冷了?”

“还好。”

“来吧,尊重师长是美德。”叶修叼着烟,顺手把外套脱了往王杰希身上披。

“我可没这么娇怪。”说是这么说,王杰希还是把外套往肩上收了收,凉风使脸上的燥热缓解了许多。“终于结束了......”他仰望着夜幕中的点点星光,内心有着很多感慨,从那场不如意的表演到一切尘埃落定,整整五年,他整个人也如同脱胎换骨一样,在沉浮之中变得更加从容,只是回忆过去,还难免有点怅然若失。

“还没结束”,叶修看着远方,“我还没来及和我的大魔术师同台表演不是吗?”

“也是,未来还很长。” 

不一会儿,沙龙那边传来了悠扬的舞曲声,看样子酒会完了还有舞会,这显然是奔着通宵去的。

叶修看王杰希还跟着舞曲轻轻哼起了小调,晚风拂过他美好的容颜,这如释重负后轻快可爱的模样顿时让叶修心生爱怜。

叶修突然起意,他整了整衣装,转到王杰希身前,伸出右手,欠身致礼。

“May I ?”

王杰希笑了,比头顶的万千星辰更加动人,“With pleasure.”

澄澈无垠的星空下,婉转的小提琴声,依偎的剪影,轻柔旋转的舞步……

“老师的舞原来跳得这么好。”

“彼此彼此。”

 

王杰希、叶修向同僚们告辞,回到别墅已经很晚了。屋子的一隅还微微亮着灯光,王杰希默默走进那间房间。

“你真要走?”

正在收拾行李的男人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就又继续整理。王杰希也不言语,帮忙把桌上零碎的东西递给他。

“现在一切都好了,你完全可以留在这儿,没必要再回美国,观众们很希望看你回归的演出,而且,我们也很希望你能留下。”

“你知道的,我早就没有心思表演魔术了。”方士谦将箱子扣好,重重舒了口气,“你就安心住在这儿吧,有什么事就联系我,我一定赶回来。另外,我也会关注你们的魔术。”

“老师还有很多魔术的资料在那里,他还有很多东西想演给观众看,那是为我们设计的......为你。”王杰希作最后一次努力。

“凭叶修的天资也可以做到,是谁演的并不重要,‘有教无类’不是吗?”方士谦走到桌边,注视着老师和他们两人的合影,嘴角勾起一丝浅笑。

王杰希叹了口气,和多年前一样,方士谦决定的事情,几个人也拉不回来。

“这次我打算先到欧洲长住一段时间”,方士谦说。

“欧洲?为什么?”

“你还记得老师以前带我们去欧洲看过好多魔术表演吗?我想回忆一下。”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就是有空多回来看看,这里始终是你的家,我和叶修也会去看你的”,王杰希顿了顿,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一定多保重。”

“我知道了,不要像生离死别一样,又不是见不到了。”方士谦拥抱住王杰希,“你们也多保重,曾经对你说过一些不中听的话,原谅我。还有,很多事情不要自己扛着。”

“嗯,我知道。”


王杰希的幽闭恐惧症在某天自我治愈,叶修觉得这大概得益于协会对他们审问那天,王杰希终于说出了心里话,解开了心结。两人继续共同研究林杰先生的魔术,并登台演出。不过这次不单是他们两个人的舞台了,例如高英杰、乔一帆等人终归是回到了他们身边,而两位魔术师在无数次的演出中也发掘了不少有着无穷潜力的新秀。另一方面,其他魔术师和他们所率领的魔术团也没有止步不前。在终于拨云见日的魔术界,这批黄金一代优秀的大魔术师们,各自驰骋在绚烂而生机勃勃的舞台上

...... 

方士谦行走在伦敦街头,晨光曦微,他有那么一点恍惚,过去也曾经和林杰一同来过伦敦观看魔术表演,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就连脚下的石板路都显得亲切起来。

走着走着,他忽然驻足,不远处的餐厅门口背对他坐着一个人,正吃早餐,那背影如此熟悉,沐浴在清晨的光晕中,轮廓显得如此柔和、动人,竟就这样和脑中日思夜想的身影完全重合。

方士谦愣在原地,看了半晌,明明想上前可双脚却好像被钉在地上一样一步也挪不动。直到服务生从餐厅内走出来一脸疑惑地问他:“先生,您站了好久……是要点些什么吗?”

背对方士谦的男人听了店员的话大概也有些好奇,便缓缓转过脸来……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

-end-


后记:

感谢一路支持这个系列的亲们!其实中途也有太太和我讨论过是不是有点ooc,我也是很抱歉让大家产生了这种感觉。因为想以一个富有阴谋的魔术界作为背景,但是随着故事的推进,人物就被情节牵着走了,我也体验到了一点人物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由此引发的ooc如果给读者带来不适还望见谅!

至于后续还要写什么,我也在想,开长篇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平时比较忙,短篇还是想写一写的,还是得多刷几遍全职小说找找灵感^ ^以及爱全职的太太们的文和图都超棒!在lof上吃粮超满足!谢谢各位!

【叶王】大魔术师(十四)

大概是这个故事的倒数第三章

#CP:叶王,微谦杰、喻黄

#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具体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

前文链接

以下正文:

会长突然意识到,被人下了套,真正的威胁哪是面前这三人,明明是平时对协会阳奉阴违的那帮魔术师们。

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讯了,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让理事长抓紧去探财团和政   府的口风。

“方士谦,你作为王杰希的师兄,对他的所作所为怎么看?”元老们终于把矛头指向了保持沉默的方士谦。

“我支持他的做法。”方士谦说。

“哦?你也觉得师生之间可以发生不  伦关系?这样的行为你也认同?”

“这个问题刚才他们回答过了,我没有要补充的。”

“你对林杰什么态度?”

“尊重,他是我的老师。”

“林杰说他自己犯了大错,要以隐退来谢罪。你的老师反对师生的乱  伦,你为什么支持?!”

“我的老师林杰,他最大的错,就是尽心尽力为这个狗屁组织服务,最后还被它逼到走投无路。我想问一句,当年是谁,让他在这里下跪?……”方士谦眼神晦暗,他向会议桌一步步走去,眼里全是那群人幸灾乐祸的窃笑。

“林杰怎么会……怎么会给你们这些混蛋下跪……”他沉默着走到会长面前。

“方士谦,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好像已经不是魔术师了吧,是不是就不归你们管了?”

“什么?!”会长还没回神便觉眼前一黑。方士谦的拳头已重重落在了他的脸上。

 

“会长!”

“方士谦你是疯狗吗?!”

元老们慌忙七手八脚去扶被揍得连人带凳子翻倒的会长。

“我告诉你们!我和林杰就是恋人关系!是我提出的,老师他纵容了我,也接受了我,但是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错。你们逼他下跪是为了满足你们那点可耻的虚荣心,看他被踩在脚下你们很开心是吧?好,现在我替老师如数奉还!还有谁?”方士谦捏了捏拳头。

“士谦……”王杰希拍了一下方士谦的肩膀,让他稍微冷静一下。

 

“呦,赶上了好戏啊?”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会长捂着被打肿的脸,定睛一看,竟是市 长身边的冯秘书,后面跟着神色慌张的协会理事长。

“市长先生让我看看今天早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魔术师协会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收到了这么个东西。”冯秘书拿出的正是联名信,他将信往桌上一甩,所有人顿时都大气不敢出。“市长先生可是相当震惊,向来放任你们这些协会自由生长,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让我们相当被动呢。”

“那个,冯秘,肯定是无良媒体炒作,而且这几个人确实……”会长狼狈地解释,额头出了一层汗。

“我不管什么细节,什么炒作,我只知道一大早就聚集了一堆市民在协会大楼底下,打着横  幅说你们非 法 拘 禁虐 待魔术师,分外显眼,这里可是首都,是皇城根儿啊,你以为闹着玩呢?!而且我还听说各大财团对你们颇有微词啊。”冯秘书顺势打量了一下站在一旁的王杰希三人,要说“虐待”,大概言过其实,不过三人都已面露倦色,看起来这里的问讯也不简单呐。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叶修身上,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个人和他印象中的某人长得竟有七八分相似。“你是……叶……”他皱了下眉,话到嘴边,却最终也没说出口。

他又严厉地看向会长和几个元老,“我看这事儿要好好追查一下,你们几位要协助后续调查。”说罢,朝门口走去,快踏出会议室时他停下了脚步,“魔术这种的,我看有没有协会都差不多吧……”

-tbc-


【叶王】大魔术师(十三)

回来继续更文!!!

#CP:叶王,微谦杰、喻黄

#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具体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

前文链接

更新请走链接......我真的很疑惑到底敏感词是啥= =+

更新请戳这里!!!!

-tbc-



【叶王】大魔术师(十二)

#CP:叶王,微谦杰、喻黄。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具体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

前文链接


傲娇的lof又不让我发了,好吧,走链接吧

更新第十二章

-tbc-

应该快完结了

【叶王】大魔术师(十一)

来更文惹~

#CP:叶王,微谦杰、喻黄。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具体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

#大概描述一下这个架空背景:本文的魔术界设定是在网络还没有兴起,以电视报刊等为主流媒体的那个比较早的时代。所以一些阴谋才不能最快时间的水落石出。

前文链接

以下正文:


“怎么了,前辈?”王杰希也跟着停下,他往别墅门口看去,只见三个陌生人杵在那儿。三人中的一人见他们回来,便走下台阶,朝他们走来。

方士谦下意识地把王杰希和叶修护在身后。

“好久不见啊!方神。”那个男人绅士地脱下帽子。

“呵,好久不见,会长。”

“这不是王杰希嘛,原来您还在这里啊。后面那位是……”被称作会长的男人眯起眼睛,“君莫笑……叶修。”

三人都震惊了一下,魔术师协会居然连叶修的名字都查到了,果然已经完全掌握了情况。

“当年在小俱乐部里表演小把戏的年轻人,现在居然成了万众瞩目的新星啊,了不起,了不起!”会长大笑着鼓掌,“不过,你的老师更了不起!是谁呢?让我猜猜。”

会长踱步到王杰希面前,趾高气扬地看着他。王杰希也不卑不亢,目光坚定地直视着面前的男人,毫无惧色。

会长的脸色顷刻阴沉下来,他最讨厌这种蔑视的不愿屈服的眼神,他抬手欲捏住王杰希的下巴,却被叶修一把拍掉。“不好意思,这位会长,请您放尊重点。”叶修的声音低沉,充满怒意。

“哈哈哈哈,活像是狗在护着主人嘛。你们都是魔术师,都要服从魔术师协会的管理!现在你们就跟我回去,我们的元老们都很想知道,林杰大师的得意门生在不声不响的五年多里到底做了什么,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做了多少龌龊的事情。”会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魔术师协会难道不是应该以培养优秀的魔术师为己任吗!可这么多年了,你们又做了什么?!”王杰希语气冰冷,他此刻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惧怕。

“我们要做的就是整肃魔术界,至少不会容忍一个魔术师把自己恩师的成果拿去教给自己的情人,更何况还是林杰大师的。你说,林杰大师这会在哪呢?他要是知道了这些,会不会气死?”

“我的恩师绝对不是你们这种心胸狭窄只为了结党营私从中获取权力和好处的猥琐之流!”

“王杰希你!”会长有点气急败坏,“好,协会不是我自己说了算,跟我走,明天就在元老们面前说清楚这件事!看看他们要如何处置你!”他又看了一眼叶修,“还有你的这个小情人。”

“慢着!”方士谦走上来,“你怎么就一口咬定叶修是王杰希的徒弟,真正谋划了这件事的人是我,他们都是被我利用的,我去和协会的各位说清楚。”

“前辈?!”王杰希不可置信地看着替他辩白的方士谦。

“你别管了,有我在。”方士谦默默地握了一下王杰希的手,又斜睨协会的几个人“咱们走吧,你们不是要问问题吗?”。

“方士谦,你有多少能耐我还能不知道吗?你所擅长的那几类魔术根本和叶修表演的完全不同,况且你最近才从美国飞回来,又怎么可能给他多少指导。

“所以说是我指使的,不是我具体教的。少废话了行不行,赶快走!”方士谦不耐烦地说。

“你何必要回来趟这滩浑水……枉费了你老师当年的一番苦心,为了保护你。”

“你说什么?!”方士谦突然听到对方提林杰老师的过去,整个人表情都变得不自然。

“怎么啦?没听懂我说什么吗?你明明已经可以不用再管魔术界的事了,这个时候却自己找来,是想让你和林杰那点不干不净的事情被彻底抖出来吗?”

“和老师没关系!不准你们诋毁他!”方士谦一把抓住会长的衣领。

“没关系?!林杰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会长推开方士谦紧抓的手,整了整衣服,“你能想象吗,那个林杰大师,他居然在我面前下跪,求我们不要把你牵扯进来,所有的一切由他这个老师来承担。他承认他勾引自己的学生,引诱你发生了不  伦的关系。他作为协会的一员,一直坚持魔术师应该有优良的品行,可他自己却知法犯法,理应受到制裁,他决意无条件地退出魔术界,不再出现。协会念及他所做的贡献以及他的成就,保留了他的元老位置,同时答应只要他不再现身,就保你方士谦继续以林杰大弟子的身份登台演出。可你居然演了个浮空术就自己躲到美国去了。躲就躲了,现在又跑回来掺和王杰希的事情……你们一帮同门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你们这帮混蛋!畜生!”方士谦发疯一样地抓住会长,却被另外两个身强力壮的家伙一下捉住,王杰希和叶修上来帮忙也被制服,协会那两人的体格跟他们不是一个重量级。

“你们对老师做了什么?!我再说一遍,这一切都和老师没关系!”方士谦想到林杰临走之前落寞而忧伤的样子,突然明白了,老师是不甘心,就在最辉煌的时候戛然而止。他无法想象老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忍辱负重地跪在协会的那帮老家伙面前求情。他觉得自己当年就像个白痴一样,幼稚地沉溺于自己的欲望,强硬地希望老师也同样爱着自己,利用老师的善良和纵容满足自己的感情。林杰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要离开,一个人承担了一切,决然地切断了所有的感情。

想到这儿,方士谦颓然不知所措,竟恍惚像丢了魂一样踉跄地跟着魔术师协会的人上了车。王杰希在他身后,也是沉默不语,他从来不知道方士谦和林杰有这层关系,今天话一出口,过去方士谦表现出来的那些暧昧的点点滴滴倒是都在脑海中连上了。王杰希默默拉上叶修的手,叶修便回握住,脸上是无比的坦然与坚定。

 

“士谦,你在跟老师开玩笑吧?”

“我没开玩笑,我喜欢老师。”

“我也很喜欢你。”

“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是恋人的喜欢,想要占有你的那种喜欢!”

“士谦……”

“老师,多看看我可以吗?我希望你只注视着我。”

 

“林杰......老师,可以抱你吗?”

“士谦你疯了……”

“我没疯,我很清醒,我想要你,一直都想要你,想得不行。你不是替我算过塔罗牌吗,牌上说我们会分开吧,我偏不信这个邪,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永远会在一起的。”

“我是你的老师,绝对不可以有这种感情!”

“老师不喜欢我吗?不喜欢我就请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拒绝,如果你不狠下心来的话,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不要为难老师可以吗?”

“我一直这么任性,您早就应该知道。”

 

“我的大魔术师,终于可以完全地占有你了,我爱你,我爱你……林杰,我最爱的老师。”

“我年纪一把了,就这样陪你疯,简直……太傻了。”

“老师,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我会永远保护老师,将来会和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嗯,傻瓜。”

“喂喂,别像摸小狗一样摸我的头啊!我又不是小孩儿!”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鬼。”

“嘁……那就让小鬼再抱你一次。”

 

“为什么要隐退?为什么要走?!”

“没有为什么,我厌倦了,士谦,照顾好杰希,毕竟你是兄长。”

“你厌倦什么了?!魔术还是我?”

“全部……”

“!”

 

“别走!林杰……别丢下我!”

 

“前辈,醒醒。”

“……”方士谦从睡梦中苏醒,脑子昏昏沉沉,“叶修……是你啊。”

“嗯。”

“杰希呢?”

“刚睡着。”叶修错了一下身子,方士谦看到王杰希安静地在沙发上睡着了。

三人被魔术师协会的人带到一个休息室,准备天一亮就接受协会的讯问,此时是凌晨一点,四下安静。

“要擦下眼睛吗?”叶修拿了张纸巾。

“哦,谢谢。”方士谦这才意识到自己做梦的时候哭了出来,尴尬地接过纸巾,使劲擦了擦。

“谢谢您。”叶修说。

“我可不想被你这个小鬼道谢。偷学了林杰的魔术,这笔账还没算清楚呢!更何况你还把杰希推到火坑里了。”

“是的,是我不好,所以不管是老师的魔术还是老师本人,我都会保护好。”叶修温柔地看着熟睡的王杰希。

“哼,年轻人就会说大话。”方士谦撇了撇嘴。他看着面前的叶修,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当年自己也像这样,守在林杰的身边,大概他们的结局就会不一样了吧……

-tbc-

诶?是不是方士谦的戏份写太多了= =+

【叶王】大魔术师(十)

#七夕节的临客坐着感觉如何?还是要回到正篇了~~

#cp:叶王,微谦杰、喻黄

#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8  9   番外  

以下正文:

空旷开阔的地带,直升机蓄势待发,王杰希替叶修把束缚的装置全部系好,扣上锁。最后嘱咐着一些注意事项,把小型麦克紧紧别在他领子上。

“一定要时刻保持通话,一旦有险情立刻报告,听到了吗?”王杰希说。

“听到了,放心吧。”叶修当然知道爱人的不安,他凑上去亲了他的发丝。

“你们别腻歪了!我可要起飞了。”方士谦在美国考了飞行执照,这次正好派上用场。

“老师留在这里就可以了,在飞机上你可能会难受。”

“不,无论如何我都要在上面,如果有意外,也可以直接从上面灭火,要是等到落地再扑救太危险了。”

“杰希,你行吗?”方士谦也有点担心,毕竟飞机也是相对封闭的空间,尽管王杰希坚称没事,但还有所顾虑。

“放心吧,我这个死不了,最重要的是叶修那里。”

“老师……”

 

“时间到了!”方士谦和王杰希共同将箱子密封好,最后检查了铁链、引火装置和灭火器,以及话筒通话情况。两人一同登上了飞机。

直升机螺旋桨旋转,扫起巨大的风,方士谦谨慎操作着,让飞机平稳上升。王杰希抓着把手,果然还是有点难受。

“叶修,你还好吧?”王杰希通过话筒询问。

“一切正常!就是里面太热了,下次在箱子里装个风扇吧”,叶修倒是轻松地开起了玩笑,

王杰希都被他逗笑了。飞机上升到适当的高度,王杰希校准着时间。

“叶修,我数五秒,装置点燃,做好准备!五,四,三,二,一,开始!”王杰希按下开关,点火装置启动,箱子外沿从中间开始,慢慢燃烧了起来,一开始火势不大,但随着风速的增加,火很快蔓延开来。

“怎么样?”王杰希有点焦急,从他的角度看,箱子已经全烧起来了。

“很好!我……”突然,叶修那边没了声音。

“叶修?叶修!喂?喂?”王杰希大声喊着,“怎么没声音了?!”

“是不是话筒掉了,还是掉线了。”方士谦也有些焦急。

王杰希心底一沉,立刻去取灭火器。

“喂喂喂!时间节点还没到!你现在灭火前功尽弃!等到那个时间,我们之前算好的!”方士谦喊。

“到时候就晚了,他会被烧死的!”

“我们要相信他!也要相信这么多天的数据分析,你看好时间!时刻准备灭火!”

“叶修……”王杰希看着时间,还有十秒!箱子的外部已经全部被火焰笼罩。

五秒!他觉得煎熬,后背上冷汗涔涔,执灭火器的手都开始颤抖。

一秒!就在灭火器对准箱子的同时,只听得一声脆响,上方的隔热板被重重推开,叶修从里面探出身子,他戴着手套,敏捷地攀上铁链。

“叶修!”王杰希激动得伸出手。

叶修向上爬,抓住王杰希的手,然后被稳稳地接进机舱里。下方的箱子在持续燃烧了一会后,渐渐粉身碎骨,只留下最上方的那块隔热板。

王杰希紧紧搂住叶修,叶修听到他的心脏跳得很快,便轻抚他的后背慢慢安抚,“我成功了,没事了,老师。”

“因为是你表演我才那么紧张,如果是我自己,我都不会紧张。”王杰希声音发抖。

“你表演的话就换我紧张成这样了。”叶修在爱人耳边呢喃。

“喂!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这里还有第三个人!”方士谦一脸嫌弃,“这次的数据要好好利用,我觉得解锁时间还是长,这样有危险。另外,话筒坏了是什么缘故回去再看看。你没见你老师刚才都要急疯了,差点直接灭火!”

三人在高度紧张后都逐渐放松下来,一路说说笑笑,飞机在天空兜了一圈后稳稳降落。


傍晚快回到别墅,方士谦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前辈?”王杰希也跟着停下,他往别墅门口看去,只见三个陌生人杵在那儿。三人中的一人见他们回来,便走下台阶,朝他们走来。

方士谦下意识地把王杰希和叶修护在身后......

-tbc-

Just自己吐槽

大魔术师写到一半,忽然发现一个bug,王杰希是叶修的老师,方士谦是王杰希的师哥,那么,叶修叫王杰希老师的话,就应该叫方士谦师伯???!!!!emmmmmm想象一下画面简直太过诡异。叶:方师伯好……(黑人问号脸)什么鬼!叫师叔也很奇怪!!
总之,这种奇怪的地方,大家就不要在意了,反正方已经隐退了,叫前辈就可以了(摊手)
七夕节自己吐槽,脑洞无限,不打tag

【叶王】大魔术师(番外七夕贺文r/18)

#祝各位姑娘们七夕快乐!勤劳的作者继昨天大魔术师(九)的自行车之后,趁着今天七夕,再加开一辆临客,车技不佳请见谅!以及,开车真的很累= =

#主叶王,微喻黄(这个就不打tag了)。

#番外时间设定大概是在叶修的身份公开,魔术界风波尘埃落定之后。

以下正文:

大家好,这里是《今日大新闻》娱乐专栏!我是你们的娱乐主播小X。今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七夕节,先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大魔术师王杰希!欢迎!!
王:大家好,我是王杰希。
X:杰希大神您好!近距离接触大魔术师,果然是气宇不凡。今天是七夕节啊,有什么祝福的话要对大家说吗?
王:希望有另一半的各位都能美满幸福,还是单身的各位也都能快乐地享受单身生活的每一天。
X:谢谢!相信观众和读者朋友们一定会收到这份贴心的祝福!那么,作为特刊,还是想采访一些特别的问题,尤其是在今天,想采访一下关于君莫笑,也就是您和叶修的事情可以吗?
王:可以。
X:您和叶修是怎么认识的呢?
王:他是我的粉丝,之前一直来看我的巡演,场场不落,我对他印象深刻。而且他的魔术玩的很好。
X:原来是崇拜者啊,那么,是何时确定恋爱关系的呢?这个,方便告诉我们吗?
王:五年前吧,当时我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办法正常表演魔术,他一直照顾和鼓励我,给了我极大的支持,渐渐就喜欢上了,算是顺其自然吧。
X:叶修做过的最让您感动的事情?
王:有很多。最感动的?能够从一而终地陪伴在我身边就是让我最感动的。
X:有争吵过吗?谁会先道歉或妥协?
王:有争吵,不太多,基本都是他先道歉。从没有吵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X:叶修是您的学生啊,觉得这种师生的恋爱关系有什么特别的吗?
王:因为不是师生前就已经是恋人了,所以没有感到很特别,而且都是成年人了。不过还是很喜欢他叫我“老师”。
X:同样是老师,对您的老师林杰先生是怎样的印象?
王:我以为只有和叶修有关的问题。
X:算是即兴发挥。
王:林杰是我最尊敬的师长,他教会我魔术,也教会我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他很和善,对我和士谦特别耐心,是良师益友。不过,他的隐退让我震惊又难过,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过得怎样,希望能够再次相见,也希望他能够幸福。
X:是啊,林杰大师确实是让人景仰的优秀魔术师,希望您的祝福可以传达给他。那么我们回到原来的问题。您现在和叶修的关系发展到如何了?
王:大概……就是那种很亲密的关系。
X:好的,我懂,大家一定也都很懂。(诶?有什么奇怪的内容混进来了)今天是七夕了,想对叶修说什么吗?真心话哦。
王:我不是太会说甜言蜜语,这么多年来,谢谢你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你说的“命中注定”,对于我来说也一样。嗯,七夕了,还是想说一句:我爱你,尽管平时都不怎么说给你听。
X:哎呀,听到了这么深情的告白呢!!不知道叶修有没有看我们的节目?
王:我没跟他说,他最近在专心准备一个魔术。
X:那真是太可惜了。对了,杰希大神有给叶修准备什么礼物吗?以及想收到什么礼物吗?
王:送什么这个可以保密吗?
X:哦哦,当然,给他惊喜是吧!
王:嗯。至于想收到什么……他送的我都很喜欢。其实在一起很久了,每天都像情人节一样,礼物什么的有没有都无所谓。
X:……轻而易举地就给了单身狗十万点暴击啊呵呵。(是谁让我来主持这个采访的来着?回去就neng死他。)
杰希大神,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得知您要来,有一位热心观众希望借我们栏目的机会,给您送上礼物。
王:是吗?那真是非常感谢。
X:好的,我们有请!

王杰希当真有些好奇地顺着主持人的手势往右边看去,没想到竟是叶修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走进了演播现场。王杰希当然不会像小女生一样捂着嘴尖叫,但心里也确实和小女生一样被粉红泡泡占满了。他站起来,没讲话,脸上温柔的笑容却怎么都收不住,因为激动,脸颊都泛上了漂亮的红。
主持人眼尖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哎呦哎呦,杰希大神有点不好意思了,叶修同志,抓紧给个拥抱先。”
叶修这会儿倒也听招呼,一手拿着花,另一手直接就把王杰希揽进了怀里。“七夕快乐,我的魔术师。”叶修在王杰希耳边低语。
“谢谢你,叶修。还有玫瑰花什么的太土了,不过我非常喜欢。”王杰希悄悄地说,埋首在叶修颈窝,幸福得好像时间都停住了一样。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主持人都不忍心喊停了,摄像师在一旁给他打手势,让抓紧继续(摄像师OS:今天是谁让我跟拍的,我也回去neng死他!)
“咳,两位,我们先继续节目吧?”
王杰希和叶修这才分开,看到前面的镜头,都有点不好意思,气氛太好,忘记了是在录制现场。
“杰希大神觉得这份礼物怎样?”主持人请两位就坐。
“非常惊喜,谢谢你们这么用心。不过我想知道你们怎么联系到他的?因为叶修一般不参加电视和杂志采访。”王杰希漂亮的眸子看了一眼手中的玫瑰,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叶修也笑着回看他。
“是的,叶神的确不好请啊,所以我们拜托了另一位大神把做节目的事情传达给了叶修。”
“哦?谁啊?”王杰希凑到叶修耳边问。
“黄少,他好像和这个《今日大新闻》的关系很好,就偷偷告诉我了。”

“啊嚏!”
“少天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此时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在吃着烛光晚餐(今日大新闻感谢黄少天联系叶修,提供了七夕节当晚摩天楼屋顶餐厅豪华烛光晚餐),从玻璃窗望去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繁华夜景,灯火璀璨。
“哦,我没事。”黄少天拿起酒杯,“cheers”
“cheers”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柔软的嘴唇抿着红酒,玩魔术的灵巧纤细的手指轻轻扣着玻璃樽,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整个人美好得不像话。
“少天。”
“嗯?唔……”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吻上了,他紧张地看着周围,幸好餐厅的人没有往这边看,他便顺从地仰起头,热切地回应。“喻文州你怎么可以这么温柔这么好呢?我这样占有着你,会有多少人羡慕到哭啊。”黄少天脑子里竟蹦出了一堆少女漫画台词。结束吻的时候,喻文州还流连着在黄少天的下唇轻咬了一下,才不舍地放开。
“文州,其实……那个……大新闻除了烛光晚餐,还给了我其他的回礼。”黄少天脸爆红,他扭扭捏捏地在口袋里摸索了好一阵,拿出了一张黑色的镏着金边的卡片。
“这是?”喻文州这下子当真有点吃惊。
“你别误会啊!因为这个餐厅还有总统套房的配套服务,我没住过总统套房啊,很好奇嘛,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哈哈哈哈大新闻还真大方,这个房间一晚上超级贵的!因为他们主编和我关系很好,所以不能浪费对不对,所以就……”黄少天语速快的惊人,不过声音却越说越小。
“确实不能浪费,七夕节的总统套房,大新闻想得挺周到。”喻文州笑着握住黄少天的手,在他无名指的那枚戒指上摩挲了许久,然后将那只漂亮的手牵到面前,郑重地烙上誓约的吻。

视线回到《今日大新闻》的节目现场,主持人还在艰难地抵挡着各种闪光弹。
“叶修应该也听到杰希大神刚才的各种回答了吧,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嗯,杰希给我的告白我已经收到了,以后的日子也请老师多多指教。以及,我也爱你。”叶修说罢,就倾身给了王杰希一个深情的吻。
“靠,不行了,这期节目的含糖量太高,我有点不中了。”主持人捂着胸口。
“杰希你刚才说给我礼物的吧,惊喜?是什么?”叶修问。
“对对对,杰希大神,叶修本人都到场了,到底是什么礼物?”
“回去再给你说……”王杰希附在叶修耳边小声说,热气喷在脖子上,弄得叶修心痒难耐。

“好,回去再收礼物,老师……”叶修了然,故意深情地唤了声老师。
主持人觉得演播室热的要命,就看到叶王两人窃窃私语,他觉得自己无比多余……
“那就请叶神回家收七夕礼物吧。我们的采访也到此结束了,感谢两位大神在今天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对谈,感谢读者和观众的支持,各位,七夕快乐!”
(卧槽,终于结束了,眼睛被闪的好疼!!!艾玛,忘了要签名!!!)


刚一到家,叶修就被王杰希狠狠按在门板上,炽热的吻随即落下,两人就在玄关纠缠成一团,叶修也没有立刻就化被动为主动,他喜欢看这样热切又痴缠的爱人,这会给他一种无比的满足感和被依赖感,而且,说好了今天是收礼物......

临客始发站


-番外end-

【叶王】大魔术师(九)(有rou渣)

#本章有肉渣,大概算玩具车了,真的只有一丢丢哦~

#主CP:叶王,年下,半架空,魔术师设定。食用说明见第一章开头。

以下正文:

起火的箱子,其魔术本身比这个名字要凶险的多。在飞机下方用铁链悬挂一个封闭的箱子,人被锁在里面,定时点火,必须在最短时间内逃出生天,并安全返回机舱。这个魔术的难点是速度,以及当天的风向,飞机的摆动程度。

王杰希看着林杰曾经中途而废的研究笔记,慢慢地将自己的思路补充在上面,并且一步步实验。逃生魔术并不只是幻象和哄人的把戏,它需要技巧,更需要勇气。再是设计精巧的魔术,也可能因为一点小纰漏而使表演者身陷危险之中,因为逃生术演出而丧命的魔术师也不是没有。王杰希不想让叶修冒这种风险,但在多次尝试将自己关进小箱子里之后,他沮丧地发现自己没办法在那拥挤黑暗的箱子里呆足十分钟。

那天晚上,叶修照例练习,他从箱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已经大汗淋漓。“真期待啊……明天就是真正的试飞实验了。”叶修说的倒挺轻松。

“是啊,终于到了最终实验阶段,之前的都只是铺垫,即使我们算计的再准,明天的风速仍是未知数,所以要随机应变。”王杰希心里满是不安。

“不是说了,别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叶修看着王杰希一脸忧心忡忡,就知道他一定在担心自己的安危,“你还不信任我?”

“不是不信你,我是不信任我自己。”

“你可是曾经的逃生魔术大师,林杰先生的徒弟,而且这个魔术还有方前辈的帮助不是吗?”

“嗯。”王杰希感慨居然要自己的学生来安慰自己。

“嘶,好疼。”叶修突然轻呼一声。

“怎么了?哪疼?”

“肩膀……”

“我看看。”王杰希让叶修转过去,才看到他的衬衣后肩上有一道划痕,脱掉衬衣,可见皮肤上一道明显的伤口。“大概是箱子里的铁皮刮的吧。忍忍,我给你上药。”王杰希心疼地说。

拿着药棉小心翼翼地替叶修涂着药,王杰希看到他背上、手臂上有好几处伤疤,叶修的皮肤比较白,那些痕迹就显得尤其明显。王杰希身上也有,也都是平时练习不小心碰到的。

“疼就告诉我。”

“现在不疼了,可能刚才脱衣服碰到了。”

“先这样吧,等下洗完澡再给你仔细处理,感染的话就不好了。”

王杰希说罢打算将药瓶放回,却突然被叶修抓住了手腕。

肉渣戳这里

-tbc-

话说明天就是七夕了吧,要不出个大魔术师的番外好了,哈哈哈哈哈,感谢大家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