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大人

目前沉迷全职了……

【叶王】雨夜未归(内有破车)

# cp:叶王

# 提醒:有车,HE。作者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变成了一辆车,虽然是自行车= =所以如果亲们不介意的话,就点下面~

正文请戳链接吧

【叶王】理发店的故事06(r///18)

本章有rou,本章有rou,本章有rou。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之前一章答应了这次要有不可描述内容= =

CP:叶王,微喻黄(有一丢丢肉渣),小车戳评论传送门,请谨慎食用。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以下正文:


方士谦的这段插曲告一段落,正如那天和他的对话,叶修要开始考虑告白的事情了。指望王杰希告白是不可能的,以他的性格或许会带着这个秘密过一辈子也说不定,叶修想想就觉得求人不如求己,反正是两情相悦,告白无非就是要脸皮厚一点。从方士谦那件事情上看,暗恋王杰希的人应该很多,说不定他公司还有什么情敌,如果自己再不出手估计真要节外生枝。所以,某天晚上,王杰希洗好澡后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老王,睡了吗?”

“叶修?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王杰希既惊讶又兴奋,他还没有和叶修有过除了预约剪发以外的电话交谈。他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淡定。

“是这样,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有,怎么了?”

“想约你吃个饭。”

“真稀罕啊,什么名义?”

“就是吃饭,另外......有点事儿想跟你说。”

“这么神秘?现在说不行吗?”王杰希很好奇。

“见面说比较好。”

“好,在哪?”

“明天先在理发店门口碰面吧,晚上六点,不见不散。正好明天店里搞什么集体出游,店长说要犒劳大家,到近郊去洗温泉还是什么的,所以明天歇业,他们也不会看到我们见面。”

“越来越神秘了,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杰希笑着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就别猜了。不早了,抓紧睡觉吧。”

“嗯,你也是,明天见。”王杰希此刻有点激动,洗完澡后的困意当然无存。


第二天一大早,王杰希生平第一次对穿什么感到纠结了,今天是和叶修第一次单独吃饭,应该穿得休闲点还是正式点?王杰希对服装还是很有研究的,考究得体的装扮一直是他的风格,这次却有点伤脑筋,对着衣橱看了半天,还是选了休闲点的,他估计叶修也不会穿得西装革履郑重其事的。

约莫六点,王杰希如约前来,隔着一条马路就看见穿着理发店制服的叶修在对面向他招手。

“搞什么,居然穿着制服……”王杰希心下好奇加快了脚步。

“欢迎王先生光临敝店,今天是王先生的包场。”

“包场?我第一次听说理发店还有包场。”王杰希觉着好笑,不过还是配合叶修的表演,他要看看这个叶修耍的什么鬼花样。

“将由我为您提供整个晚上的vip特别服务”叶修倒是演得有模有样,他伸出一只手绅士样地邀请王杰希。

王杰希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交付给了叶修。

叶修触到王杰希的手,立刻死死攥住。王杰希的耳根一下子红了,他每次都盯着这双漂亮的手入迷,他一直想知道这双手在肌肤上的触感。他的大拇指轻轻摩挲叶修的手背,摸到手指的关节,充满了诱惑,叶修的嘴角微微扬起。

因为今天店里人都不在,所以大门的卷帘门紧闭,叶修引导王杰希绕到店后门,那个门很小,进去会看到右手边有个通往二楼的窄楼梯,而一楼经过一个短回廊就通到店铺的大厅。王杰希被叶修拉着进入熟悉的大厅。

“欢迎光临。”叶修轻声说,随手打开了大厅所有的灯,原本黑漆漆的厅堂一瞬间敞亮起来,王杰希看着,心下感叹。

“这是什么意思?”王杰希颇有兴致地问。

“说了是vip服务了,先洗头发做做按摩吧。”

“还真是理发,我是不该期待你什么的……”王杰希叹了口气,“不过也确实该剪了,距离上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说罢就躺在洗发专用的躺椅上。

“你饿吗?”叶修忽然问。

“这是什么展开?!不饿。”

“不饿就好,时间充足。”

叶修打开温水,开始工作。王杰希每次都很享受这个过程,叶修那双手在头皮和耳后游走的时候,酥酥麻麻,带着全身都起了热度。今天则更甚,王杰希觉得今天叶修的动作更磨人,特别是店里没了以往嘈杂的声音,水流声、摩擦声、甚至呼吸声都被无限放大,王杰希抓着躺椅的边缘,有点难耐。

“舒服吗?”叶修低声问。整个洗头发的过程已经结束了,叶修却未如往常一样扶他起来。

“非常舒服。”王杰希也不隐瞒,确实舒服得他已经脑子发昏了。就在他大脑混沌的那一瞬,突然眼前一黑,之后嘴唇就被另一双唇覆住了。

-------------破车的分割线-------------

rou请戳评论传送门

tbc

【叶王】理发店的故事05

私设,cp:叶王。本章仍接上一章内容,有方王的情节。以下正文:

晚上,王杰希和方士谦如约而至,叶修已在门口等他们。
“呦,来了。”叶修冲王杰希打招呼,又把方士谦从头到脚打量一番。
“嗯,你帮他看看要设计个怎样的发型吧。”王杰希见到叶修时还是高兴多过紧张,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旁边的方士谦看得心里相当不爽。
“好,都交给我吧。老王你到楼上休息吧,再睡会儿?或者看看电视上上网也行,钥匙给你。”叶修一方面是真的很想念王杰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气这个方士谦,所以表现得比以往更加熟络体贴。
“不用了,我就在休息区等他。”王杰希也觉得叶修的小卧室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不过回首昨天的不堪还是算了。
“好,那我让人给你倒水。你坐着歇会吧。”叶修温柔地说。“方先生请跟我来。”
叶修怎么知道他姓方?王杰希记着没说过前辈的姓氏。
方士谦洗完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心里窝着一把无名火。
“方先生对发型有什么特殊要求吗?没有我就自由发挥了。”
“随便你。”
“好嘞!保证让您满意。”叶修对任何顾客都很认真,包括这个对他出言不逊兼情敌的方士谦,只见他手下生风,不多会便把参差的发尾修得整整齐齐。
“你看看镜子里”,叶修突然对方士谦说。
“镜子里?什么?看我自己?”
“不是,后面。”
方士谦仔细看镜子的一角,那里正好能映出王杰希的脸:美好的容颜,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透着隐隐的光芒,但是目光却并不在他方士谦身上,而是……
王杰希的眼里只有叶修的身影,从方士谦的角度看去,王杰希一直在静静地注视着叶修。方士谦握紧拳头,那温情脉脉的眼神是他想得却得不到的,也许真的一辈子都奢望不到的至宝。
“您是他的前辈吗?”叶修问。
“对。”
“那么前辈就去和王杰希告白吧,如果他接受的话我就自动退出,否则,就请前辈不要插手我和杰希的事了。”
“你为什么不去告白?!吊他胃口还是为了戏弄他?你明知道他喜欢你,你还让他为你牵肠挂肚,有意思吗?”方士谦真的怒了,他吼的声音有点大,引来旁边的客人侧目。
“都不是,我也是昨天才确定了他对我的感情,他一定也想就这么暗恋下去,我之前也是。不过现在,我开始考虑要怎么告白了。”
“我告诉你,如果你敢让他受一点儿委屈,我绝对饶不了你!”
“我保证。”叶修郑重地说,为方士谦悉心梳理好头发。
王杰希早注意到那两人一个劲在说话,也听不清说些什么,表情还都这么严肃,不会是吵架了吧?他有点担心地走过去,方士谦正好摘掉脖子上的毛巾起身,一转头就看到王杰希走过来,顿时心头一软,原本严肃的表情都缓和了下来。王杰希也是一愣,果然人靠衣装也靠发型啊,方士谦这个发型十足的帅气稳重,比之前显着年轻不少。
“怎么样?帅吧?是不是迷上我了?”方士谦嘴一咧痞里痞气地开起玩笑。
“你怎么这么无聊!不过说真的,是挺帅的,公司的姑娘们恐怕要神魂颠倒了。”王杰希笑着说。
“你们满意就行”叶修说。
“谢谢!”
“老王你每次都这么客气。下次多带点朋友来照顾生意就行了。”
“一定。”

两人从店里出来,方士谦就打算告别了。
“都这个点了,一起吃饭吧?”王杰希提议。
“不了,回家还有点事。”
“是吗?我还想着这附近有家店挺好的。没关系,那改天吧,再一起。”
“好。”
“我回去了”,王杰希说。
“嗯。”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背影,不知怎的,他觉得王杰希仿佛就要这样永远离他远去一样,顿时鼻子一酸,“杰希!”他突然唤了声。
“啊?怎么了?前辈?”王杰希转身见方士谦神情不对,匆忙走回来,不曾想却被方士谦一把搂住。
“!”王杰希以为这又是方士谦的无聊玩笑,拼命挣动。
“别动,我的经理大人,让我抱会儿,就一会儿。”
“士谦?”王杰希一下停住了,他感到身上的男人闷闷的声音里掺着鼻音。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也能察觉到这个男人现在压抑着痛苦,于是慢慢伸手搂住方士谦,轻抚他的后背。
方士谦静静埋首在王杰希颈窝,嗅着淡淡的香水味,此时,和王杰希这五年来的过往在他脑中不停回放:争吵、讽刺、挖苦、冷漠,大部分的画面都充满了敌意。为什么我要浪费这么多年?浪费这么多年去和你作对?明明最早在你身边的人是我,和你在一起朝夕相处的人是我,我竟然花了这么多年去伤害你。如果早点意识到的话……早点意识到我爱你的话,今天你的目光一定只注视着我了。
方士谦抱紧王杰希,“对不起,我过去那样针对过你,伤害过你的自尊,惹你生气,对不起。”
“诶?你怎么突然……那都是过去式了,而且都是工作上的事,我当时的确生气,但都过去了,没事的,前辈。”
“你说的倒轻巧……总之,以后你受委屈的话就跟我说,我保证一拳打翻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是谁?你今天好奇怪啊。”王杰希有点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跟你道个歉……”
方士谦脱离王杰希的怀抱时,恢复了一脸痞相,“我走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前辈。”
“对了,叶修那个家伙手艺不错,下次我还找他。”
“没问题,我会告诉他。”

tbc

额……写着写着就好喜欢4000怎么办,干脆下次开个番外来专门写他好了……这个插曲反正是过了,下章是不是该有点不可描述的情节了,虽然还没写出来(摊手)。

【叶王】理发店的故事04

刚才手残打错了tag 把自己西皮逆了,自我检讨中!!因为之后工作比较忙,没法更太快,今天赶到第四章,本章有微微的方王,请注意食用。以下正文:

“喜欢看我就经常来呗,不一定在营业时间,平时想聊天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我,反正我就住这儿,后门可以直接通到二楼。”
“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了行不行。”王杰希皱了皱眉头,又变成最初时的那种冷淡的口气,“时间不早了,我走了”,说罢起身理了理衣服迈开长腿大跨步走出理发店。更准确地说是“落荒而逃”,王杰希察觉叶修或许知道了什么,自己的表现太明显了吧。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他开始揣摩叶修的话是什么意思,单纯的邀请和客套?还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邀请”?王杰希摇摇头,还是否定了第二种可能,叶修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不会主动邀请,应该避而远之才对,毕竟这样的感情对对方来说还是惊吓多过惊喜吧。
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王杰希看着自己的黑眼圈无语,他自己捣鼓点早饭吃了之后,就往公司赶了,走过理发店时刻意加快步伐,免得又遇上那些人看到他这个大熊猫眼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浑浑噩噩到了单位,正碰到刚喝完咖啡回来的方士谦,“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打了?”
“失眠。”王杰希一阵头痛。
“我的经理大人还会失眠啊?是失恋了吧?”方士谦仔细看着那副好笑的黑眼圈,觉得有趣又有点小心疼,伸手抚了抚,立刻被王杰希狠狠拍掉,“别动!”
“你说你怎么一下变这么憔悴了,哪个家伙这么有胆量敢让经理大大牵肠挂肚?”方士谦调笑。
“都说了只是失眠。你的分析报告完成了吗?没完成就赶快去写。”王杰希一直拿这个方士谦没辙,其实方是他的前辈,之前有望成为本部门经理的人。结果王杰希却因年轻有为从其他部门直接空降这里成了部门经理,方士谦倒成了副手,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方士谦处处看他不爽,总在他面前端架子,常常针对他,甚至有传言方士谦是故意要把王杰希逼走。不过时间长了,方士谦也看到了王杰希的才能,以及他对公司事务的热忱,所以也就不怎么针对王杰希了,只是偶尔还会摆摆前辈的架子,调侃他几句,美其名曰增进同事感情,王杰希也随他去。
“我说你头发剪得挺好的,在哪家剪的?推荐一下。”方士谦用食指轻触他的发丝。
“拜托你把手放下”,王杰希感觉最近方士谦越发大胆,经常对他动手动脚,让他很苦恼。
“快说是哪家?”
“就在我家附近。”
“那我晚上跟你一块去,你陪我吧。”
“你也去?”
“对啊,不行吗?你有固定的发型设计师吗?”
“有……”王杰希又想到昨天的际遇,莫名的心慌,有点不想就这样见到叶修。“我这黑眼圈怎么办?你自己去吧。”
“有点义气行不行,我又不认识那边的人,你在那里他们剪得认真。你这个黑眼圈等下我拿热毛巾给你敷敷,中午你再睡一觉就好了。”
方士谦说得一脸认真,搞得他都不好意思拒绝了。“不过他们店生意很好,得预约。”
“把你发型师电话给我。”
“你要找他?”
“对啊,你这个造型效果就不错!你还和他熟悉。”
“我找下他电话。”
“是不是这个叶修?”方士谦眼尖地在王杰希办公桌一角发现了名片。
“对……喂,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他看到客人的号码肯定接得快。”方士谦顺走王杰希的手机,直接拨通叶修电话。
那边叶修还真的保存了王杰希的号码,他刚送走一位顾客,有机会休息下,看到是王杰希的号码,有点惊讶,毕竟昨天才剪过头发,这个时候打来所为何事叶修也很好奇。
“喂?这还没到一天就想哥了?”叶修接起电话就开始了调戏模式。
“这人是流氓吗?”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似乎在向谁询问。
“你谁啊?说谁流氓?!”叶修仔细看了看屏幕,是王杰希的号没错。
“额,叶修,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同事,那个,他看我头发剪得很好,所以也想到你那去,今天晚上可以吗?”
“可以啊,你也一起来吗?”叶修笑着问。
“嗯,我和他一起。”
“没问题。”叶修听到王杰希也一起来就一口答应了。
“好,老时间我们过去。”
“嗯,等你。”
挂了电话,王杰希的心脏还怦怦跳,他攥着手机一时间陷入沉思。
这一切却被方士谦看在眼里。“那就晚上一起喽。”说完,方士谦就回了自己办公室。
锁上办公室的门,方士谦拿出手机,凭着记忆拨了叶修的号码。
“喂?哪位?”可能因为陌生号码,叶修的声音带着一点试探。
“是我,杰希的同事,我姓方。”
“杰希?王杰希啊。”叶修心里一沉,本能地觉得来者不善。
“对,叶修是吧,你是不是对杰希有什么想法?”方士谦一记直球,开门见山。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叶修不知道他的用意,只能装傻。
“杰希最近这一个月都有点怪怪的,是不是因为你?还有刚才接电话的时候你讲话就跟流氓一样,果然很有问题。”
“开玩笑和流氓是两码事吧,我只是和王杰希比较熟而已。”
“剪两次头发就比较熟?你也太天真了。杰希是我的,麻烦你不要影响他生活。”
“呦,你何方神圣,管得很宽啊,王杰希是你的?你有没有问过他愿不愿意?”
“不需要问,你少打他主意就行。”
“不好意思,我这会还有客人,晚上见。”
“你!……”方士谦狠狠按掉电话,深呼吸一口。看来他的猜测是对的,他总觉得这一个月来王杰希有变化,原本严肃冷淡的脸上笑容多了起来,整个人都欢快了不少,这本是好事,可方士谦不禁怀疑王杰希可能有了心上人,特别是有几次他看到王杰希拿着个名片似的东西发呆,当时他倒也并没多想,今天算是都连在一起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方士谦喜欢王杰希,暗恋。

【叶王】理发店的故事02(链接补档!)

补第二章的的链接!!大家不用担心眼睛疼了,传送门戳评论哦!

【叶王】理发店的故事03

大家看第二章的截图是不是看得眼睛糊了,实在很对不住各位。第三章比较短,谢谢大家的支持!以下正文:

王杰希感到对方动作明显一滞,之后就不似之前那般小心翼翼,而是将舌头深深探进王杰希的嘴里,扫着他的牙齿,和他的舌头紧紧纠缠。王杰希甚至清楚地听到自己发出了难耐的呻吟,他艰难地唤着叶修的名字,换来了对方更激烈的吻。王杰希感到浑身发烫,燥热难耐,就在这时,重重的敲门声一下把他惊醒了,他猛得睁开眼,竟看到叶修就站在门边,门外响起了黄少天的拍门声:“老叶,下来吃饭啊,店长让我叫你呢,饭都要凉了,你怎么还不下来,还有叫王杰希一起啊,速度速度!”

“好的,我们马上来。”叶修应着。

“你,你站这多久了?”王杰希把被子往身上拉了一下,他此时感觉狼狈不堪,那场梦让他的身体起了反应,最糟糕的是,那个梦的主角就这样站在屋里。

“没来多久,我刚才上来到厨房拿碗筷的,之后才到这间屋,还没来及叫你呢,这不黄少天已经开始拍门了。怎么了?”叶修一脸疑惑。

“不,没什么,我睡相不好。”王杰希松了口气,看叶修的样子应该是没发现什么,于是编了个看似合情合理的理由缓解气氛。

“呦,没想到白领精英的睡相不好,我还挺好奇的。”叶修一脸兴趣盎然。“快下来吃饭吧。”

“嗯,我上个洗手间就来,你先去吧。”

“好。”叶修说罢就转身下楼了。

“该死。”王杰希暗骂。他跑到洗手间,立刻锁上门,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问题。他只好用凉水拼命洗脸让自己冷静。约莫过了十分钟,他才走下楼。

“快点来吃啊,都要凉了。”喻文州先看到王杰希下楼,热情地招呼。

“这就来。”王杰希调整呼吸,默默走到叶修身边坐下,那里专门给他留了位置。

“菜的品种挺多的,挑你爱吃的。”叶修把米饭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接过来道了声谢谢,看了眼大厅,因为下雨,几乎没客人了,只有之前在前台的张新杰还在帮客人剪头发,看来他也是发型师之一。雨比之前小多了,王杰希抬头看钟,算算自己大概睡了四十多分钟吧,他又想起那个梦,那种触感很真实,他悄悄看看叶修,试图从那人脸上找寻蛛丝马迹,但却看不出对方有什么异样。也许真的只是一场梦,叶修也什么都没看到。草草吃完晚饭,王杰希再一次道谢,趁着雨小打算回家。

“再等会吧,马上就会停了”叶修挽留。

“不了,打扰太久。”

“没事儿,在大厅等等。”

王杰希拗不过叶修,就到沙发上又坐着等了一会,他看着叶修忙前忙后收拾着梳妆台,黑色的制服衬托着修长的身形,他感到自己笔挺的衣服仿佛变成了一种束缚,下意识地拉了拉领口。

叶修也感觉到了炽热的视线,他装作不知道,依旧默默打扫着卫生。但他的心却从去唤王杰希起床的那一刻起就狂喜不止。他承认自己的心术不正,在对方睡觉的时候,偷偷注视着,然后忍不住地吻上,他从没想过会得到回应,甚至在得到回应的时候他还想着王杰希一定是因为想到了别人,情人或是前女友什么的。直到他听见那声“叶修”,他确信自己没听错,而且之后王杰希又断断续续喊了两三声,那种粘腻的声音,还有对方身上的热度和所起的变化,叶修在意识到这一切后简直开心得要疯了。而王杰希一定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王杰希正看得出神,叶修忽然走过来,站在沙发前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

“这么喜欢看我吗?”叶修忽然开口。

“什么?!”王杰希一愣,脑中一片空白。

tbc

大概可能之后会有方士谦,但是并不影响主线的2333

【叶王】理发店的故事02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放出第二张。CP:叶王,微喻黄。唐柔本章打酱油。

以及不要问我为什么发截图,我完全不知道这个文章刚才为啥死活发不了说有不 合 规内容,气死了。对lofter实在不熟悉= =所以谢谢坚持食用的各位!




tbc

大概是关于理发店的故事

起名废,私设,老叶是发型师。cp:叶王,微喻黄。文笔不好请勿喷。以下正文:

王杰希第二次走进这家理发店,姓喻的店长仍是微笑着从前台走出来亲切地招呼他。

“王先生吧,上次的发型还满意吗?既然当回头客了,说明还是比较满意吧。”

“嗯,还不错。”王杰希有点诧异,店长居然记住了他姓什么,要知道这家店的生意很好,顾客络绎不绝,只来过一次的客人能被记得,只能说店长的记性太好了点。

“请问对这次的发型师有什么要求吗?上次为您服务的黄少天是这里的首席,不过他今天休假了,所以......”喻店长作出了一个惋惜的表情。

“不用不用,只要是像样的发型师就可以,我只是想简单地修一下头发罢了。”王杰希几乎一口回绝了店长对黄少天的推荐,倒不是因为他剪得不好,真的是因为黄少天......的话实在太多了。热情待客当然值得鼓励,但是太热情了,他还真有点受不了。那个黄少天可以从政治人物聊到明星八卦再到店长家的小狗早上吃了什么,而且讲话速度之快完全没有顾客插嘴的余地,他倒也是厉害,一边讲着,一边手上的理发剪不停翻飞,舞动得干脆且漂亮,一点没受干扰,看来首席不是浪得虚名。

“好的,既然王先生没有特殊要求的话就由我来安排了。”喻店长笑笑,转身对不远处沙发上坐着的一个懒懒散散的家伙点点头,那个人起身缓缓走过来。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只见那人身材高挑,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高,面容也很清秀,就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介绍一下,这是叶修,也是我们店里资格最老的发型师,今天就由他来接待您吧。”店长说明完了之后,就去前台忙其他事情了。剩下王杰希和叶修两人站在原地。

“来吧,王先生,先把头发洗一下。”

“你来帮我洗?”王杰希一愣,一般发型师是不会亲自帮客人洗头发的,准备工作通常都是学徒什么的来做。

“对啊,哥亲自帮你洗。我一般都是这样,从洗头发开始,可以了解客人的发质。”

“哦,原来如此,你还挺负责任的。”王杰希也不知道这家伙是说真的还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反正是信了。他走过去,在椅子上躺好。叶修把毛巾替他围好,不一会,温温的水就浸润了头发。王杰希舒服地闭上眼睛,他感受到叶修的手指缓缓穿过发丝,顺着水流在头皮上轻揉和梳理。那双手一定非常修长漂亮,王杰希想,因为这个触感舒服地有点过分。洗发水的清香隐隐传来,紧接着就感到头部微凉,又是那双手轻轻抚弄,将洗发水涂抹均匀,像对待珍宝一样悉心揉过每一缕头发,再在头皮处有节奏地轻轻按压,酥酥麻麻,一直延伸到耳后,动作似挠痒痒一样挠着王杰希的内心。

“嗯......”王杰希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意识到时,他尴尬地耳根发红。

“怎么了?是不舒服吗?需要我把力度再放小些吗?”叶修的话从头顶传来。

王杰希睁开眼睛,正撞上叶修关切的目光,又是一丝小小的尴尬。“不,这个力度正好,很.....很舒服。”

“那就好”叶修笑了笑说,继续认真洗着头发,“刚才仔细看了您的眼睛,很漂亮,像宝石一样。”

“宝石?”王杰希又感到脸上微微发烫,他知道自己的两个眼睛比较奇特,左眼明显比一般人的眼睛大些,在公司里还经常被前辈叫“大眼”,自己都习惯了,不过夸他眼睛漂亮像宝石这还是头一遭。

“嗯,很美。”叶修又肯定地答复了他。王杰希轻笑,心里不知怎的特别高兴,虽然他猜这是一种取悦顾客的手段,但是却莫名地受用。

“你们这些发型师都喜欢这样,竟挑些客户爱听的话说吗?”王杰希问。

“也不都是吧,少天也对你这么说吗?”

“额,这个,他倒是没有。”王杰希仔细回想了一番,那个黄少天除了自说自话好像还真没特别夸过他。

“那之前在其他店里发型师有这么说吗?”

“额,好像......也没有吧。”继续回想,之前去的理发店好像都没什么印象了。

“所以说,我不是故意挑你爱听的说,我只是看到什么就有感而发罢了。”

“......”套路!绝对是套路!这种取悦别人于无形的手段,一定是那个很会讲话的喻店长教他们的,王杰希想,他又一次稍稍睁开眼睛想偷偷看下叶修,这一睁眼却突然看到叶修放大的脸,他整个人一怔,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仿佛心事被看穿一样,脸上一阵发热。

“你别紧张啊!我只是离近点看看刚才洗发水有没有碰到你眼睛。好嘞!”叶修说着,从旁边取过毛巾,细心地帮王杰希擦拭头发,再把他扶起来,引导到座位上。

“没事吧,是不是空调不够凉快,看起来脸有点红。”叶修看着前面镜子里的王杰希问。

“不是,可能刚才洗头发的水有点热。”王杰希刻意拉了拉领口掩饰尴尬。

“哦,好的。”叶修用梳子轻轻梳理王杰希的头发,“发质很好,造型的话,有什么要求吗?尽管跟哥提,哥什么发型都设计过。”

“我就是简单地想修一下头发,有点长了。”王杰希想起店长刚才提到他是店里资格最老的发型师,大概是经验特别丰富吧。“不好意思,我这样的顾客太让你屈才了。”

“没有的事,好的设计师会尽其所能满足客户的所有要求,不管简单还是复杂,而且要让简单的看起来精致。黄少天的功夫了得,我就在他的基础上帮你修吧。”叶修一脸认真地说。

“好的,谢谢。”王杰希对叶修的印象已经彻底改观,从最初感觉这人没精打采不靠谱到现在的经验老到待客真诚,真是质的飞跃,目前基本已经是叶修说什么他应什么了。

理发剪在耳边发出嚓嚓嚓的响声,叶修熟练地操作着剪子和梳子,一点点细致地修剪着头发。王杰希从镜中默默注视着叶修,叶修在工作的时候一改慵懒,眼神专注,他的手速不亚于黄少天,一抬一落之间就迅速将头发修剪出整齐别致的边角。修剪到耳后的细微处,叶修倾身向前,王杰希甚至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浅浅的烟草味。

叶修的手指果然漂亮,不似女人那般的纤细,但是骨节分明,修长而白皙,拂过头发时触感极佳。王杰希看着那双灵巧的手,有点入迷,他甚至想这双手要是抚在身体的其他位置会是什么样美好的感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王杰希顿感糟糕,表情一阵纠结。

“你这是怎么了?心神不宁的样子,如果觉得我剪得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醒我。”叶修果然也注意到了王杰希脸色的异样。

“不,你剪得很好。”王杰希连忙说。

原本乏味冗长的理发过程,王杰希却是觉得相当享受和短暂,当叶修取下他脖子上的毛巾,说了句大功告成时,王杰希才如梦初醒。“看看怎么样?”叶修满意地对着镜中的作品,双手不经意地捏在王杰希的肩膀上。王杰希身体一僵,从嘴里挤出一句“挺好的。”

“那是自然的。”叶修很自信地笑笑,“对了,要是喜欢,你以后可以直接跟我预约,不用打前台的电话了。”他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王杰希。

“好。”王杰希接过名片,默默念着上面叶修的名字。

“老王你这次走路上回头率肯定噌噌地涨,哥向你保证,绝对诚意之作。”叶修嘴角一挑,乐呵呵地说。

“老王......”王杰希闻言无奈地笑笑,这个叶修倒还真是有点自来熟,竟开始喊他老王了。“谢谢你,辛苦了。”

“不客气,有空常来啊,我就住理发店的楼上,几乎不休班。”叶修刻意强调了一番。

王杰希到前台付账,喻店长正好走过来,“这次的造型也相当不错呢,叶修在店里很受欢迎。”店长笑着说,不忘夸奖自己的店员。

“嗯,他是不错。”

“您考虑办会员卡吗?有优惠的,还可以优先预约想要的发型师。”

“那个叶修,也可以优先预约吗?”王杰希转头,看着叶修默默走到外面走廊上抽烟。

“当然没问题。”

“好,那我就先办张试试吧,反正我离这里也很近。”王杰希爽快地答应了。

“好的,这就给王先生开张会员卡,那么,首选的发型师就叶修了可以吗?”

“好”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

揣着会员卡和名片走出店门,迎头撞见刚抽完烟回来的叶修。

“呦,办会员了,是不是首选的我?”叶修走上前来,俨然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嗯,以后大概会长期定在这里了。”王杰希努力掩饰着内心的小愉悦。

“放心吧,哥一定让你变成全市最帅的男人。”

“你还真敢说。”王杰希无语。

“其实你现在已经帅的不像话了,没人说过吗?”

“没有。”王杰希咳嗽了一下。

“好了好了,我回去工作了,下次直接找我。”

“嗯。”

王杰希望着远处的夕阳,风拂过短短的发丝,很轻柔,他竟难得地哼起小曲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一点后续------------

“靠,老叶你太不像话了,王杰希原来是我的客人诶,他夸我剪得好了吧,肯定夸了吧,肯定夸了,你怎么随便抢人的,店长你也不管管!”黄少天第二天回来看着新增会员名单,忍不住向喻文州抱怨。

“这怎么能怨我呢,老王本来就喜欢哥给他剪头发。”叶修熟练地调侃黄少天。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早就看上人家了,我给他剪头发的那次你就一个劲往这儿瞄瞄瞄,你瞄什么呢,反正绝对不是瞄我。哎呦,老叶你心机够深的,是不是就等着他再来好把他直接拿下了,哼,狼子野心。”

“好了少天,你的预约客户够多的了,哪差这一个。对了,你那天不是说想吃虾饺吗?我最近发现一家不错的,晚上带你去吃。”店长成功转移话题,不然恐怕今天的店里也会无比喧闹。

“哇,还是店长疼我,好的好的,下班就去下班就去!干活干活!”

喻文州向叶修使了个眼色,叶修也了然,闭嘴去准备今天的营业,不搭黄少天的话茬了。他看着朝霞,竟觉得心情特别好,已经开始盼着后面的日子快点到来了。


the end(tbc???)

不知道亲们喜不喜欢这种设定,我在想是不是也可以写点后续23333


人民的名义大结局了,有点伤感,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追一部剧了。虽然剧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瑕不掩瑜,也特别感谢演员们认真的演出,奉献了高超的演技。
特别幸运能和喜欢“沙李配”的亲们一起萌我们爱的cp,从大结局来看,达康书记的思想还是比较激进的,希望老易能管得住他,不要让他老是徘徊在危险边缘啊。由此可见,沙书记还是很了解李达康的,把易学习调去当纪委书记是给李达康量身定制的吧。。。
之后其他卫视也会重播人民的名义吧,希望大家对这部剧的热情不要这么快减退哦,我有空也会写一些沙李小番外的。最后。谢谢大家对《莫名》的喜爱(๑°3°๑)

莫名(十)终章

今天是人民的名义大结局,我的文也要结局了,谢谢大家的热情支持。结局是多年后的二人。以下正文:
莫名(十)
“李省长,这件事要不要和沙书记汇报一下?”
“不用,不要什么事情都麻烦他,他最近很忙。”
“但是……”
“没关系,我心里有数,你只要和我汇报就可以了。”
“好的,李省长。”
挂掉电话,李达康点燃一根烟,默默吸起来。还是家附近那个甜品店的门口,李达康抽着烟对着橱窗的蛋糕若有所思。天空阴沉,不一会就飘起了雪,街上的人都开始步履匆匆,而李达康只是静静地站着,黑色的长风衣上落上了雪花。
“达康,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误了。”
“不要紧,我也刚到,瑞金书记。”李达康对沙瑞金露出一个有些疲惫的笑容。
“怎么?最近很累吗?精神不太好,还有,你怎么又开始抽烟了?”沙瑞金夺走了李达康手里的烟掐灭。
“可能是最近工作有点棘手,所以会多抽几根。”
“不要太勉强自己了,身体最重要。”
“嗯,我知道。”
“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一个省长就可以解决的。”
李达康明白所谓“不是一个省长就可以解决”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关心自己的身体。他于是笑了笑说:“我知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汉东的情况了,我有能力处理目前的状况。”
“我当然相信你,但是,请你务必记得很多事是有前车之鉴的。好了,难得有时间,我们不提工作了”,沙瑞金温和地说,“到家里我们做火锅吃吧,天气也冷了。”
“好啊,正好杏枝昨天买了很多菜回来。”
“那走吧。”沙瑞金还挺期待冬天的小火锅的,他走了两步,发现李达康没有跟上来,转身看了一眼,“达康?”
李达康呆呆地看着沙瑞金的笑容,街灯给那人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是啊,不管将来发生什么,现在的时光都太过美好了,和你一起的日子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至今仍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我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不过,已经无所谓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和你并肩站在一起,给这里的人民以幸福。”李达康想着,内心一片释然。
“我这就来,瑞金书记。”他快步跟上去,紧紧牵住那人的手。
————我是另一个结局的分割线————
(诶?上一个结局感觉怪怪的?有种BE的感觉?并不,真正的结局在这里)
“李省长,这件事要不要和沙书记汇报一下?”
“不用,不用什么事情都跟他汇报。”
“但是……”
“没关系,我心里有数。”
“好的,李省长。”
挂掉电话,李达康感觉腰都脱力了,站一会都疼。“可恶的沙瑞金。”他今天已经把沙瑞金“问候”了几百遍。今天去视察工作,走着走着腰酸得越来越厉害,幸好有秘书扶着,不然就倒了。秘书担心上司的身体健康,刚才提议李达康跟沙书记汇报一下,将手头工作先搁置,休息几天。被李达康婉言拒绝了,他想说这个绝不是休假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太天真了。
还是家附近那个甜品店的门口,天空阴沉,不一会就飘起了雪,街上的人都开始步履匆匆,而李达康只是静静地站着揉腰,黑色的长风衣上落上了雪花。
“达康,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误了。”
“不要紧,我也刚到,瑞金书记。”李达康狠狠瞪了沙瑞金一眼。
“怎么了?腰疼吗?一直在揉”,沙瑞金关心地靠近李达康,轻轻环住他的腰。
“还有人呢,你手放开。你以为是谁害的,明知我今天有重要工作,昨晚还要。”
“我们好久没见了不是吗?理解一下。”
“我理解你,谁理解我?”
“好了,以后绝不会,我保证。到家里我们做火锅吃吧,天气也冷了。”
“好啊,正好杏枝昨天买了很多菜回来。”
“那走吧。”沙瑞金还挺期待冬天的小火锅的,他走了两步,发现李达康没有跟上来,转身看了一眼,“达康?”
李达康呆呆地看着沙瑞金的笑容,街灯给那人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是啊,不管将来发生什么,现在的时光都太过美好了,和你一起的日子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至今仍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我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不过,已经无所谓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和你并肩站在一起,给这里的人民以幸福。”李达康这么想着,抬腿打算跟上去,但是……
“瑞金书记,我的腰真的撑不住了。”
“你这是严重缺乏锻炼啊”沙瑞金笑着走回来,扶住李达康的腰,“所以,现在只能这样走了,达康省长。”